当前位置:广丰生活圈 >> 两性 >> 正文

这一世我已决定断情绝爱,皇叔你爬我秀床作甚?

时间:2018-03-19 15:36:36 作者:电子书资源 阅读: 7991 点赞: 11 分享: 53

引子 我要你死

李初喜被吊在半空中,绳子紧紧勒着的皮肉处已是青紫一片。她的双手疼的已经快要失去知觉,脚下,则是一片燃烧的旺盛的烈火,狠狠地烤着她的双腿。

她张张嘴,却连惨叫都没有力气。

已经被这样折磨了三日,她的双腿已成焦黑的骨头,手被勒得白骨毕现,李秋萱却还不肯放过她。

“疼吗?还能忍受吗?”李秋萱靠在一旁的贵妃榻上,唇边是一抹快意的笑,“你这么久以来让我受的苦,可不止这么点!”

“我何曾让你受过什么苦…我有什么好的都给你,百般信任你,可你却这样对我!”李初喜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火光照亮了她的脸,那是一张精致美好的面孔,如今却布满了将死之人的颓丧,以及浓浓的,不甘和恨意。

“什么好的都给我?”李秋萱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她起身疾步走至李初喜跟前,猛地添了把火。

火势瞬间变得更旺,恶鬼一般地侵蚀李初喜的双腿。

见李初喜疼的脸部扭曲,双目圆睁,李秋萱方才恶狠狠地道,“若不是当年那下人私底下放走了你,你早就被我姨娘派去的人给杀了!怎会让你在这么多年后又回来,抢走了我的一切!若不是你,定襄王府怎能轮得到你来嫁?爹爹宠了我这么多年,却全被你给抢走了!李初喜,你说你要不要脸?我姨娘当年害你娘的时候,就该连你也一起杀了!”

“你说什么!”李初喜原本低垂着的头猛地一抬,面上布满了不可置信。

她本是一个孤女,却在十七岁那年被清国候府的人找到,一番验证后证明自己乃是清国候府十四年前丢失的嫡出四小姐,被带回清国候府,受尽宠爱,更是嫁入了定襄王府为正妃,与定襄王南离尘郎情妾意。

而这李秋萱,则是自己入了清国候府后最为信任的庶妹,她将李秋萱当做最亲的人,却被她这般陷害!最让她震惊的是,她自回到清国候府以来,便听闻她的生母夏晴安是在她三岁那年病逝的,如今李秋萱竟说是被她的姨娘陈秀锦害死的!

如此说来,陈秀锦才是害死她娘的真凶!而且此刻她还想害死自己!

李初喜身上的痛楚皆化为了一缕缕的恨意,她目光直直地看着李秋萱,嘴唇咬出了鲜红的血。她恨!

“怎么?生气吗?恨吗?”李秋萱满意地看着李初喜的神色,心中的快意愈发高涨,“我就是要让你知道这些,让你愤怒,可是你什么也做不了。你娘已经死了,而你,很快也会死在我手里,从此以后,清国候府还是我的天下,不会再有你李初喜。至于定襄王,我会求爹爹让我嫁过去,代替姐姐你去做王妃,你说,是不是很好?”李秋萱笑的灿烂,指间血红的丹蔻妖艳欲滴。

李初喜气的发抖,冷笑一声:“你以为离尘会要你?哪怕你伪装地再好,他爱的也只有我李初喜一人。定襄王府的正妃之位,你到死也得不到。我是清国候府嫡出四小姐,哪怕我娘被你娘害死了,我也依然是。你今日就算杀了我,你也永远只是个庶女。”她声音清冷,眼中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

“娘亲!”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自牢门外响起,李秋萱的贴身丫鬟菊梅一把将李初喜的儿子南夜曦推了进来,曦儿踉跄着摔倒在地,含着泪水叫了李初喜一声。

“曦儿!”李初喜看到曦儿的身上满是鲜血,心中有不好的预感袭来。

李秋萱满意地看着李初喜陡然变色的脸:“怎么?刚才不是还嘴硬么?这会儿怎么害怕了?”

“李秋萱!曦儿是无辜的!你敢害他,王爷一定要了你的命!”李初喜心中焦急,曦儿千万不能有事,绝对不能!

“王爷上了战场,根本不知道府中发生的事。我许了你身边的墨香重金,让她把这孩子抱了出来,墨香这会已经被我杀了,你说,谁还会找的到他?”李秋萱放肆地笑着,一把掐住曦儿的脖子提到了半空中,“看看你的娘啊,我让你们一道去阴曹地府!”

“五姨…曦儿疼…”曦儿被掐住脖子,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痛苦,却没有挣扎,而是瘪着嘴忍住泪水看着李秋萱。他还年幼,并不知道大人之间的纠葛,只把李秋萱当做疼爱他的五姨。他觉得一定是自己不乖了,五姨才会这么生气,只要自己乖一点,五姨就会放了娘亲,放了自己。

“别喊我五姨!”李秋萱不为所动,竟将曦儿一把推入了火堆之中!

“娘亲,曦儿疼…”曦儿在熊熊的火势中痛苦地挣扎着,眼泪布满了他稚嫩的脸,他声声惨叫着,想要逃出来,却被李秋萱拦住。他睁大双眼求助地看向李初喜,一双小手拼命伸向李初喜的方向,“娘亲!娘亲!疼!”

李初喜心抽痛地快要撕裂:“曦儿…曦儿!李秋萱,你放过他,你放过他啊!”她哭喊的撕心裂肺,那些刑罚逼不出她的泪水,这一刻,看着亲生骨肉受这烈火焚身之痛,她痛到极致!

眼看着曦儿的哭喊声逐渐地弱了下去,李秋萱捂住嘴笑弯了腰:“哎呦李初喜,你儿子没声了呢,可是没气了?怎么样?可还痛快?”

“李秋萱!你这个蛇蝎毒妇!”李初喜心中绞痛的无以复加,她拼了命地想要挣脱束缚,绳子缠绕之处被磨得鲜血淋漓,可惜不管她怎么努力,依旧被绑的牢固,只能眼睁睁看着曦儿在火中渐渐被吞噬,她的心也渐渐地被掏空,变得麻木。

李秋萱见到李初喜这副模样,忍不住癫狂地笑,报复的快感让她有些失去理智,她重新拿起长剑,对准李初喜的心口狠狠地刺了进去,“去死吧!清国候府再也没有你!一切都是我的!”

“李秋萱——!”李初喜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你这个毒妇!”

李秋萱“呸”了一声道:“那你就去死啊,死了做鬼来找我!”她看了看那摇曳的火光,嘴角闪现了一丝诡异的笑意。

她猛地一下抽出了长剑,握紧剑柄放在火上烤的滚烫,面目狰狞地笑:“李初喜,死到临头还嘴硬,不知死活的东西!”那剑柄散发出微微的热气,竟是猛地一下刺进了李初喜的皮肤,却并不拔出,李秋萱慢慢地,一下一下地搅动着剑柄,看剑刃在李初喜的身上刻出鲜血淋漓的伤痕。

李初喜痛的几近晕厥,李秋萱尖声笑着:“我偏不让你死,我就要这样折磨你,李初喜,你这个溅人…”

李初喜的思绪已经渐渐涣散,却仍旧清晰地看到了李秋萱扭曲的面孔,看到她用长剑在自己的身上一下一下地刺进,搅动,自己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肉。曦儿在火堆中早已没了声息,只静静地躺在那里,任由火势吞噬了他小小的身躯。

李初喜的心中爆发出了无限的恨意,她陡然怒目圆睁,声音尖利地道:“李秋萱,若有来生,我必定——剜你的肉,喝你的血,将你挫骨扬灰!”这一声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她的双眼渐渐地合上,看见的最后一幕,是李秋萱嘴角带笑,目含得色的场景。

李秋萱……我要你死……

第一章 我就是来搅局的

李初喜醒来的时候看到周围的摆设有些发愣,这不是她没有回清国候府前,在平城郊外的屋子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回想起先前那一幕,李初喜身上仍是汗毛直立,那至深的痛楚挥散不去,并不像是假的。

她突然神色一动,似乎明白了什么,走至镜前一看,果然!镜中少女眉眼精致,肤白胜雪,却是十五六岁的模样。

她竟然,重生了!

苍天有眼!

想起自己上一世的惨状,李初喜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她仿佛看到曦儿仍旧在眼前苦苦挣扎着,以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只有无助和痛苦,他就那样微弱地喊着:“娘亲,娘亲…”李初喜的心猛地一抽,眼中迸发出了狠厉的光芒,李秋萱,你害我亲儿,我必定让你不得好死!

“初喜啊,醒了就快起来,婆婆带你去看百花展,可是有不少名门四小姐呢。”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妇人掀开帘子走了进来,是将她带大的赵婆婆。

百花展?李初喜想起上一世的百花展是在她十六岁的时候,那一年她尚且是个乡野丫头,跟着赵婆婆偷偷地去看。犹记得李秋萱靠着一副精美绝伦的刺绣出尽风头,夺得了平城第一才女的封号。

李初喜在心里冷哼一声,进了清国候府以后她才知道,李秋萱根本不会刺绣,那副百鸟朝鸣的绣品,不过是李秋萱的贴身丫鬟绣的而已。李初喜心中一动,眼中射出凌厉的光芒,嘴角含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李秋萱,这一世,你再也不会是于平城第一才女了…

“婆婆,我们走吧。”李初喜迅速地起身梳洗了一番,跟着赵婆婆出了门。

百花展在平城最大的广场上开展,距离台上最近的两旁坐着几位王爷以及出身高贵的公主,再往后就是一些贵妇,带着自己的女儿们。把守圈外是熙熙攘攘的百姓,这是难得见一见贵人的机会,因而人便格外的多。

李初喜到的时候正好看到台上李秋萱在展示自己的绣品,那副百鸟朝鸣绣工精湛,金丝银线,错综复杂,熠熠夺目,博得了台下一片赞叹。李秋萱带着满足的笑意,似乎胜券在握。

“李小姐的绣工实在了得,可否告诉我这凤凰的翅膀是如何绣成的?我远观便觉得这翅膀金丝银线缠绕复杂,最后竟是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对这技艺眼馋得很,还望李小姐告知一二。”李初喜躲过把守的侍卫,走至台前,扬声道。

她目光灼灼,忽而似想起什么了一般,轻笑着大方地朝着周围行了几个礼,“民女参见各位贵人,今日民女见李小姐技艺精湛,一时激动,鲁莽上前来,还望各位贵人恕罪。”

她话这番话说的得体,若是有人再去追究便是失了身份。洛进王南青屿笑道:“姑娘不必担心,我们不会责罚你,你便安心向李小姐讨教吧。”

李初喜有一瞬间的失神,南青屿是南离尘极好的兄弟,上一世南青屿对她照拂颇多,重见故人,她的心中别是一番滋味。

她的目光看向了南青屿,却猛地一怔,南青屿的身边,南离尘正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并没有看她一眼,眸子中的清冷熟悉到让她心痛。

李初喜心中五味陈杂,然而眼下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强自镇定了心神,看向了台上的李秋萱。

李秋萱面色微变,被她及时克制住:“这位姑娘若是想知道的话,等到百花展结束了,我可以请你去清国候府做客,细细地与你道来。”

李初喜笑的陈恳:“我是与我婆婆一道来的,马上就要回去了,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李小姐就现在与我说一说岂不正好?”她满意地看着李秋萱发白的面色。

李秋萱站在台上,脸色白一阵红一阵,她自然是说不出什么的,因为这刺绣压根不是她绣的,这是哪里来的野丫头跑来搅局!

李初喜见李秋萱不说话,二话不说,竟然自顾自地向李秋萱走去,那台子略高,李初喜单手一撑,一个敏捷的轻翻,竟是直接上了台子。

她自小便跟随赵婆婆在乡村居住,这些身手还是有的,然而周遭的闺阁小姐却是一番惊叹,南离尘亦是被激起了好奇,饶有兴趣地看着。

李秋萱看到李初喜走近,有些惊讶地倒退了一步,道:“你…你想干什么!”

“李小姐这么害怕做什么?李小姐不肯与我说刺绣方法,我只想上前来好好地看一看这绣品罢了。”李初喜看着李秋萱的脸庞,心中有些恨意在翻滚,恨不得立刻就冲上前去杀了她,然而她终究还是克制住了,杀人诛心,她明白得很!

她拿着绣品细细地看着,手却藏在袖子后面悄悄地动了动,然后拿着绣品笑着对李秋萱说:“李小姐这凤凰绣的可真不错。”

李秋萱以为事情终于结束了,便恢复了神气,轻蔑地一笑:“那是自然,这凤凰可是我精心绣制的。”

李初喜心中冷笑一声,面上却露出了疑惑之色:“咦?这怎么不是凤凰,是株鹰?”

见众人皆露出不解之色,李初喜将手中的绣品举高,朗声道:“诸位,小女不才,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株鹰这种动物,外形与凤凰无异,只是爪子却是白色。这绣品上的株鹰,爪子正是白色,怎会是凤凰?李小姐怎么会连自己亲手所绣的东西都搞不清楚?”她转过身去,目光灼灼地看向李秋萱。

方才她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巧妙地扯去了凤凰脚下的几缕金线,绣品的底色本就是白色,如此一来,凤凰便成了株鹰。

李秋萱仿佛遭了雷击一般愣住了,她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台下的丫鬟名儿,这绣品名儿明明说是凤凰,怎会成了株鹰!

“李小姐为何看向台下那个小丫鬟?”李初喜装作不知的模样,疑惑道。

众人看向李秋萱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这李五小姐竟然连自己绣的是什么都弄不清楚,如今这样的眼神看向台下的丫鬟,难道…联想到方才李秋萱极力不愿指导李初喜的模样,众人心下便都了然,好一个李五小姐!竟然拿着别人所绣的东西来糊弄大家!

围观的百姓倒也罢了,他们本就只是来看个热闹,这会儿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他们正看得兴致勃勃,然而那些王公贵族却不一样了。他们自小在恭维中长大,如今竟然集体被一个女子给忽悠了,心中都是满腔怒意,一个个冷冷地看着台上手足无措的李秋萱。

李秋萱想要辩驳几句,却压根想不到什么理由来搪塞,她心中焦急,若是自己代绣之事被拆穿,惹恼了在场的王爷公主不说,自己以后在平城的名声可怎么办!那名儿真是个蠢货!连凤凰株鹰都搞不清楚!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一向口无遮拦,说了不该说的话,还望李小姐恕罪。”李初喜目的达到,心情大好,故意说了这么一番话便准备离去。她今日来本就没打算多做什么,拆穿了李秋萱便好,以后有的是时间。

李秋萱活了十五年一直顺风顺水,何曾受过这般侮辱,眼看着自己要沦为笑柄,她又气又急,竟上前一把扯住李初喜的衣裳,怒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初喜被李秋萱扯住袖子,眼珠子一转,借着被李秋萱扯住袖子的机会,装作没站稳的样子,脚下一个踉跄,猛地一下带着李秋萱便摔倒在地。她狠狠地压在了李秋萱的身上,故意挣扎半天没有爬起来,直压得李秋萱涨红了脸。

李初喜看差不多了,将手撑在李秋萱的身上,一个猛力站起了身子,这一下可把李秋萱压得够呛,竟是张大嘴巴缓了许久才缓过气来。

清国候和陈秀锦见状,此时已是赶上了台来。陈秀锦一把拉起李秋萱,厉声对着李初喜道:“哪里来的乡野丫头!这么不知死活!”

李初喜看着眼前这个弑母仇人,亏得自己上一世还将她当做好人,处处与她方便,这一世,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她并不理会陈秀锦,而是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一旁的清国候,装作手被弄伤的样子,抬起了左手仔细的瞧着。清国候却是神色一怔,一个健步冲上前来,抓起了她的左手细细地看了许久,面上露出了惊喜交加的神色。

李初喜面上一惊,怯怯地试图抽出自己的手:“侯爷…您这是…”

陈秀锦亦是惊讶地看着清国候,心中却涌出了一阵不好的预感。

“你…你今年年龄是多大?”清国候的声音有些颤抖。

“回侯爷,小女今岁十六。”李初喜道。

清国候似乎意识到了自己举动有些过激,便放开了李初喜的手,面色却仍是掩饰不住的喜色:“初喜…?”

“侯爷怎么知道我叫初喜?”李初喜疑惑道,心中却明白清国候这是要与自己相认了。

一旁的陈秀锦却神色大变,李初喜竟然没死,还回来了!当年她费尽心思,不过是为了除去夏晴安和她的孽种,明明李初喜早该死了,怎么如今又出现了?她好不容易到手的一切岂不是再次岌岌可危!

清国候在众人面前竟是老泪纵横:“初喜,我找了你十三年啊,可算是找到了!”

李初喜做足了戏,她又惊又喜,却又带着点无措:“侯爷,您这是…”

李秋萱早已呆立在了原地,她自然是听陈秀锦说过李初喜的事情的,却不想,这个清国候的嫡女,还是回来了。这些年来,她因着府上嫡出四小姐不在了,一切用度皆是按着嫡女的份例来的,除了庶女的身份,其他与嫡女无异。如今李初喜回来了…她所拥有的一切岂不是都要给李初喜!她绝对不要!

清国候扬声与李初喜和众人解释了一番李初喜的身世问题,他早已寻找这个嫡女多日,自然是不需要避讳什么,当下便大大方方地将李初喜的身份公布于众,带回了清国候府,赵婆婆亦是陪着一道入了府。只是陈秀锦与李秋萱的心里,却是恨意交织。

清国候一行人离去后,众人仍旧在议论着方才发生的一幕,李五小姐代绣的事,李四小姐被寻回的事,皆是众人津津乐道的谈资。过不了一日,李秋萱便会颜面扫地,而李初喜的名字,则将开始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

南离尘看着离去的女子,心中有些怪异的感觉,似乎是熟悉,却又明明未曾见过。她方才别有用心的举动分明早已被自己看穿,可他却迟迟没有拆穿,那份莫名的熟悉感与陡然生出的兴趣,他竟是避之不及。

有好事者暗暗感叹,平城中,怕是要出什么大事了…

微信篇幅有限,

推荐阅读

TVB大美女因入戏太深 自爆享受被男人虐打

还有2天就大结局的TVB剧集《平安谷之诡谷传说》,由苏玉华带头的「抗暴联盟」,除了有龚嘉欣及谭凯琪之外,其中一位饰演「北杏」人称沈大师的沈卓盈(Jess)。虽然剧中她的表现未算太过突出,但至少这次剧集都算令人眼前一亮,起码看得出她有用心演好这个角色。沉卓盈接受采访时就说无论是被老公虐打戏还是被殉葬,「拍这几场...

TVB剧评君2 天前

一袋牛奶,两勺面粉,做出最好吃的早餐饼,边看边流口水,太香了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为爱下厨亮子每天为您推荐不一样的家常菜,教你学会家常菜的做法让你省心、省时、省里、一学就会简单快捷创造一个专业的美食平台、让饭菜充满家的味道,为爱做出独特美味欢迎关注我们一起努力《薄饼卷土豆》碗内加入两勺面粉,在加入半茶勺盐。将盆内倒入一袋纯牛奶,并且将牛奶煮至沸腾。将热牛奶分次...

为爱下厨2 天前

孕妈三两事之孕期皮肤瘙痒怎么办?

孕产I呵护I如颖|随行@产科医生邹丽颖为什么怀孕后肚子会痒、手心会痒、脚心会痒......有什么解决办法吗?能擦什么药吗?有不少孕妈妈受到这个问题的困扰,有人知道原因,有人不知道就那么将就着度过了孕期,这次就与大家一起好好说说——孕期皮肤瘙痒!为什么怀孕后身上会发痒?怀孕后容易出现皮肤瘙痒症状的原因一般会有如...

产科医生邹丽颖4 天前

婆婆生病我卖房凑钱,在病房门口听到婆婆电话,我拿着钱转身就走

我叫陈小香,32岁,和我老公结婚5年了,婚后我们一直住在城里。公公婆婆住乡下,公公死后,婆婆身体不好,我们就把她接来家里照顾。但是婆婆的病一天比一天重,现在已经躺在医院差不多半个月了,医药费手术费加一起,已经差不多快十万。我和老公工资也不高,借了很多钱,医院那边又催着缴费,老公的意思就是把房子卖了,得...

平凡的小西朵2 天前

天津乐国教育聘我市资深老师免费为高一同学讲座

特大喜讯!特大喜讯! 高一同学请注意!高一同学请注意!兹定于2018年3月4日(周日),乐国教育聘请我市资深的物理老师、化学老师、生物老师免费为高一同学讲座!讲座内容:一.五所名师针对新课改,新学期理科课程规划。二.新课改后,新教材的重难点课程内容详解。只有真正一线教师才能把握新课改具体动向,给孩子个正确的学...

滑翔企鹅4 天前

一直以为家里的猫咪是虚胖,洗澡时才发现这货是真胖啊!

我们常见的大多数猫咪和狗狗都是毛茸茸的,尤其是长毛的猫咪和狗狗,一开始可能我们会觉得它们的块头比较大,应该是不会瘦的……但是当我们给它们洗澡/剃毛后才发现,原来自己曾经错怪它们了,它们只是虚胖而已。铲屎官家里就养了一只猫,还是只橘猫呢,大家一看他家橘猫的照片都觉得这猫应该很胖很胖的,但是铲屎官一直觉...

花草和萌宠2 天前

情调来源于生活,又回归于生活

TEL:0635-2125288聊城市东昌府区姜堤乐园西200米路南山东优墅智能家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墅)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20日,注册资金1800万。优墅是一家以智能家居、智能设备控制、优化、施工和中高端家庭智能整装体验为一体的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服务平台。做自己喜欢的事做自己擅长的事专注到底...

优墅墅美家4 天前